选择

年,是回味、思虑与畅想;站在年关上,想起人生的选择,于是,特别愿意跟大家分享三个女人的故事——


 


  


                                      ——三个女人的故事   


 


    因为突发性耳聋,连续半个月坐在清华医院的输液室打针,有了“生活在别处”的机会。77岁的胡老师,总和我前后脚到。于是,每天听老太太给我讲一、两个故事,成了我们必修的功课。


    “我1956年考进清华大学,年轻时给校乒乓球队的同学当陪练,没想到被教练看中,选进了校集训队。最难忘的是全国高校乒乓球联赛,我和一个从小就受专业训练的同学对打,脸都吓白了,腿直打哆嗦。教练看到这种情况,亲自指导我的比赛。我这才定了心,第一局尽吃发球,输了。第二局来了,我想反正豁出去了,不是吃发球吗?那就试试怎么接。还别说,第二个球就接住了。知道怎么接球,我再也不吃她的发球,第二局,我险胜。这太给我信心了,第三局,我又赢了。嗨,因为这个比赛,我被选进了全国高校队,高校队一共六人啊,就我是只练了半年的。”


    “您真了不起, 聪明过人啊!”可不是吗?半年集训,临场应变对手,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吗?


     “现在清华老年大学在组乒乓球队,我从来不去。但毕竟受过专业训练,手是痒痒的。有一次,我上去打了两局,老年队队长立刻要我坚持一个月,说我要是坚持一个月就能把在场的都打败。”说到这,老太太诡秘地笑了,“他哪知道我是专业队员啊?可还是有人认出了我,悄悄追出来,说您就是胡××老师吧,我们找您很久了,您出马吧,我们队一定能打冠军。”


     “您没去吗?”


     “青年的时候,我热爱乒乓球,已经证明了自己的价值。如今我已经老了,我需要的是休息、健康,不再是透支去拿冠军。拿冠军对我已经没有意义了。”


     一个77岁的老清华古稀之年,风霜雨雪,边走边悟,用丰厚的人生经验与智慧,在“名利”与“健康”之间做了明智的选择!


     选择是一架天平,智者懂得如何在天平的左右做出取舍。


 


     我有一个大姐,女儿在中国人民大学毕业,当年中国建设银行北京分行招聘,她的女儿轻松被聘。就在大家向她祝贺的时候,她说,女儿嫌建设银行的工作太单调、枯燥了,正在家里考雅思。


    不久,大姐喜滋滋地告诉大家,女儿考取了英国一所传媒大学,学她喜欢的传媒专业。毕业那年遇上2008年的经济危机,大家都在担心大姐的女儿工作好不好找。大姐说,女儿已经在上海一家颇有影响的杂志社做记者了。


    朋友们总爱关心大姐的女儿最近怎么样,每次问及,大姐总说,又换了一个单位,或女儿又换了一处住所,或又到北京去发展了。问多了,大家都知道大姐之女总爱挑战和超越,不安于现状,就缄默了。


年年底,一日与大姐煲电话粥。大姐有些担忧,已经在北京结婚成家、在一家摄影杂志社工作的女儿,一心想创作设计瓷人偶。女儿从小就爱画娃娃,做完作业就不停地画。如今她辞掉工作,离开北京,在景德镇与几个朋友包了一个窑,住在六个人一间的宿舍里。夜以继日地设计、雕刻、烧窑、绘画,衣服只在网上买两件,一天吃一顿也是常有的事周围的人都纳闷得不得了,这么优秀的女儿是怎么了?可女儿,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烧圣贤“窑”,朝着坚定的方向出发,投入且快乐着。


听完大姐的动情述说,我的心温暖起来。我仿佛看见这个世俗得不可一世的世界燃起了一缕耀眼的火光。在这个世界上多数人只有“职业”,为了活着而工作;少数人拥有“事业”,为了工作而活着;大姐之女却能不断叩问自己的心,多少年了,她一直执著而坚定地在找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心之所往,找到了“命业”,这是为了生命而活着呀!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的人,一定是一个精神自由的人跟着自己的心,做喜欢的事情,大姐之女是最自由和快乐的。


     一个30岁的研究生,而立之岁,摸爬滚打,发现自我,用激情和勇气燃烧青春的岁月,在“职业”与“命业”之间做了大胆的选择。


     选择是一场博弈,触摸到心的选择超越了谋生的角度,能触碰到高处的幸福。


     


     2011年,我评上江西省特级教师,丈夫是省直单位的处长,儿子在南昌重点中学读高中。该有的一切似乎都有了,朋友们都说我是上帝的宠儿。这一年的暑假,清华附小要通过绿色通道调我进京,儿子转入清华附中,此事若说是上帝的眷顾,还不如说是上帝的考验。“北京清华儿子上清华附中”,一边是天堂;“和丈夫分居”、“从市教研室回到基层的学校”,一边是烈焰。


也许是母亲的力量占了上风,也许是清华的魅力光芒四射,我毅然决然地带着儿子北上。


第一年,我带附小、附中合办的第一届创新班,任班主任。校长极其放心,于是我这个班主任,干起了创新班的课程规划、活动设计、家校沟通、出国游学等一系列的筹划和实施。谁知道我激情投入的背后有那么多文化磨合、生活考验、多元碰撞的不适与痛苦呢?谁知道我一个人备课没有交流同伴时那么多孤独寂寞、黔驴技穷、燃烛之蜡的苦恼与恐惧呢?谁知道一个被鲜花和掌声簇拥过而后不再有镁光灯的聚焦、观众冷淡如常的失落与失意呢?……不过生活是一只大手呀,它的反面是手背,但正面袒露出来的是手掌。谁想过我能再次站在讲台上,把自己多年教研高高在上、纸上谈兵的理论亲自种植到课堂实践中,感受实践的常青树枝繁叶茂的每每兴奋呢?谁能想过我能接触到一批伶俐聪慧、思想活跃、创造力非凡的优秀学生,与他们朝夕相处,畅谈交流时那种“得天下英才而教之”的自豪与骄傲呢?


第二年,我回到清华附小,担任全校教育教学管理工作,还具体负责语文教学。回到窦桂梅校长身边,我明白了一个至简的道理:一个伟大的灵魂背后,一定有不被人知晓的故事。之前与窦校的交往,只见她在小学语文峰顶上逼人的光芒。靠近了,才感受她异于常人的教育激情、异于常人的投入、异于常人的勤奋、异于常人的坚持……以致于让我这个在南昌堪称劳模的人难以跟得上她的脚步与思维。踉踉跄跄走了一年,心灵的成长、业务的生长,回首向来处,才明白你与谁同行,决定你有多大的收获。编撰《世说新语》的刘义庆“招聚文学之士,近远必至”,卓越攀行的清华附小教育英才也是“近远必至”。隔三差五地与真正的教育大家对话,接受贤人口授心传、指点迷津、开阔视野,精神的洗礼总让人心旷神怡。与教育教学研究中心的同仁并肩前行,在唇枪舌战与握手言和中产生创意;与理论背景深厚的一线语文教师研究教育,在山穷水尽与柳暗花明中不断超越。我问自己:我还需要什么?生活在一个让灵魂和心灵舒展和绽放的森林中,丰富的滋养已让我成为森林里健康、茁壮成长的一棵树。我真的庆幸——


 


 


     一个40岁的教研员,不惑之时,南人北迁,挑战自我,亦是在“作茧”与“破茧”中做了果断的选择。


     选择是痛苦的涅槃,敢于选择者才能在人生路上得到更丰富的修炼,在磨砺中得到生命的升华!

2013-2014学年度第一学期结业式发言

我骄傲,我是清华附小人


——2013-2014学年度第一学期结业式发言


亲爱的老师、同学们:
  仍旧站在这个小操场,四个半月前的九月一日,我们迎着热烈的秋阳,满目葱郁,听着欢欣振奋的鼓声走进新学期;还是这个熟悉的小操场,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今天我们迎着寒风,回顾共同走过值得骄傲的一学期。
  我骄傲,我是清华附小人,我们的课改扬帆领航。“1+x课程”顶层设计日趋完善,底层探索扎实推进;“六大主题课程”各有千秋,共成体系;十月十五日的全市语文研讨会,尤其是十月十七日的窦校长教育实践研讨会,标志着清华附小已经走在中国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的前列。
  我骄傲,我是清华附小人,我们的节日精彩纷呈。“水木童心”合唱节,我们穿上最具有班级特色的盛装,消融在欢快节奏的音乐声里,飞扬的歌声唱红了满墙的爬山虎,动听的旋律唱响了附小人的豪情! “水木童新”科技节,我们把生活当作科技创造的源泉,手抄报、讲故事、小制作……科技带着我们的梦,改变今天的生活、明天的世界!阳光体育节,一根长绳维系着我们的心,一段长跑锻炼着我们的意志,我们在运动中懂得了团结就是力量,坚持就是胜利!“我运动、我健康、我阳光”,马约翰爷爷的精神,我们永远传承。
  我骄傲,我是清华附小人,我们的活动丰富多姿。走进博物馆,我们把课堂搬进了大自然,认识很多独特而美丽的植物,发现神奇的大自然是最厚重的一本书;迎来万圣节,校园里尖叫声此起彼伏,山寨版的小巫女随处可见,小鸟和大树一起奏起了欢送曲,国际理解让大大的世界变成了小小的地球村;迎接元旦,“水木童愿,新梦欢腾”,我的梦、附小梦、中国梦都装进新年的口袋,梦想让来年充满希望。
  我骄傲,我是清华附小人,我们的成绩捷报频传,我们的脚步跨出国门,我们的成长日益惊人!
  我骄傲,我是清华附小人,2015年,我们的清华附小就一百岁了!试想,一个栉风沐雨、饱经风霜的百岁老人,该沉淀了多少丰富的经历、深刻的人生体验!一所百岁的学校,代代累积沉淀,该形成了多么厚实的习惯、信念,共同价值观,独特的清华附小文化!
  独特的清华附小文化是什么呢?文化渗透在我们的学习生活中,犹如盐溶于水。你看,校园中的丁香树、身上的校服是文化,挂在墙上的“健康阳光乐学”“敬业博爱儒雅”“我们的愿景”是文化,见面时深深的鞠躬礼、升旗仪式悠扬的校歌是文化,每学期的合唱节、科技节、体育节、书画节是文化,“一只夜鹭来到校园,是尽力赶走它还是为它留一个温暖的栖息地?”是文化,“散落的角落的保洁阿姨保安叔叔,是学校的一个工友还是我们家园中的家人?”是文化,责任、卓越、一流、听话出活是文化,“发展自己的兴趣”,把学习和工作当成享受,是文化。还有,还有……这些看得见的,看不见的,我们清华附小人共同认同和正在践行的,就是清华附小的百年文化!
  有了文化,我们就有了主心骨;有了文化,我们就有了独特的气质。带着文化的烙印,走出校园,我们是骄傲的清华附小人,走出国门,我们是大写的中国人!
  我骄傲,我是清华附小人。清华附小的百年文化,需要我们这样一批一批的辛勤园丁、一批一批的莘莘学子耳濡目染,陶醉其中,层层传递!认同百年文化,享受每一天的学习和工作吧,它将是我们迎接百年最好的礼物!
  亲爱的老师、同学们,再回到这个熟悉的小操场,将是下学期的开学典礼了。那还等什么?从明天起,让我们把对百年文化的认同当成使命,把寒假的“六个一”活动当成享受,享受寒假里每一天的学习、工作和生活,与家人一起,度过一个健康、有意义的春节!

“童心”校长——窦桂梅

“童心”校长——窦桂梅


王玲湘


  小语圈内,大家称窦校长是“激情绽放的玫瑰”!
  常常追问:是什么让激情的烈焰能在课堂上持久不败地燃烧?   
  一年多来,我找到了答案,那就是在杂志上多次看到的崇高誓言——“为教育献身”!窦校长,就是一个具有“为教育献身”精神的人。这种精神,源于她永葆的“童心”,对“童心”永恒的呵护! 


 一 


  那是四月的一个周日上午,我走进静悄悄的校园,发现丁香书苑的角落里蹲着一个人,头深深地低着、偏侧着,左手扶着竹杆,右手中指小心翼翼地把爬山虎的嫩经须绕到竹竿上,轻柔又缓慢,仿佛沉浸在一个重大的艺术创作中。阳光洒在青砖白墙教学楼上,洒在轻轻摇曳的绿植上,也洒在她鲜红的毛衣上。   
  一个名校的校长,一枝小小的经须!   
  她的心里该积淀着对附小怎样深厚的情谊,才有这样投入的举动呢?   
  “窦校!”虽不忍心破坏这幅画面,我还是脱口而出。  
  “来了,”她微微抬起头,“爬山虎的嫩经须不会长,有的趴地上了,来,把那几棵也捋捋。”   
  那么简单,又那么自然。   
  蹲在她身边,看着她的凝神静气,想着她常叨唠的话语:“附小校园应当努力成为生态田园、儿童乐园、人文家园、书香校园构成的水木之园,我们要努力让‘每一个角落都能游戏’,让‘每一个雕塑都有故事’!”   
    真的,旁边的攀援墙上,已落下了学生斑斑点点的攀岩足迹,角角落落有学生唾手可得的书籍,华宇池的月季正迎着春风开放。生活在附小校园里的学生是幸福的,因为他们有一个把他们的成长时刻烙在心间的校长。   
  我想起每天清晨,不论是阳光明媚,还是阴雨绵绵,不论是寒风瑟瑟、雪花飞舞,还是炙日炎炎、暑气逼人,窦校长总是光鲜照人、精神饱满地站在校门口,用她灿烂的微笑、热情的招呼,迎接附小的每一个学生。她能叫上许多学生的姓名,她能根据不同学生的特点送上大拇哥或热情的拥抱。她与学生有天然的契合感、亲密感,那么多学生,远远地看到窦校长,都激动地挥舞着小手,雀跃着跑进她的怀里,以致于一个班走过的时候,连绵不断的“窦校长好”响彻附小的天空。


 二


  学生最盼望的是周一升旗仪式,因为升旗仪式上有一个项目是“颁发校长奖”。得到校长奖的学生,可以获得由窦校长亲自写的颁奖词,而且每份颁奖词都是不一样的:有爱读书的,有积极锻炼身体的,有尊敬老师的,有主动帮班里打扫卫生的……
  一个周五晚上,临回家前,窦校还把一大摞奖状往包里塞。
  “明天上午,您要发言,这奖状就不要一张张写了,要不,让班主任写好,刻个您的章盖上,省事多了。”想着她常常为亲笔写校长奖耽误很多时间,我想帮她减减负。“不行!给每个学生颁奖的理由不一样,我要亲自看,亲自写。这是对每一个学生的尊重!”她不容分说,往包里塞。   
  我不知道,紧张的会议议程后,她要怎样完成颁奖词,总之,周一的升旗仪式上,几十个获得“校长奖”的同学带着一脸的自豪登上了领奖台;家长会时,有一个从新疆转来的学生家长,紧紧拉着窦校长的手,一遍遍地传达,女儿得到校长亲笔写的奖状后全家人的感动,如今奖状就挂在他们家客厅最醒目的位置上。   
  元旦联欢会,学生研究中心创意每个学生写出“我的梦想”。窦校带着四个中心的老师逐个教室抽取梦想幸运者。当走到三(3)班的时候,一个学生的梦想是:我想和校长接触一下。窦校长赶忙拉过学生,和她亲亲热热地留影,还乐得把学生高高地抱起来。走到四年级(3)班,姚世林的梦想是当一名保安,窦校长立即提笔书写并给这学生颁发了校长奖,颁奖词是:你的梦想既朴实的,也伟大。小保安的角色意味着你有份责任保护、爱护我们附小这个美丽的家园!让你我共同护卫我们美丽的附小!   
  能想象收到奖状的学生是怎样的兴奋与快乐吗?能想象在学生的心田里播下一粒赏识的种子会有怎样的皮格马利翁效应吗?难怪学生与她亲密无间,那是因为她的眼中,每一个学生都是独一无二的独特存在,就如每一朵花都有不同的芬芳一般!


三 


  当了校长以后的她,太忙了!人说校长头上三座大山:师生安全、 教学质量、学校经费。窦校长也常开玩笑地称自己是“八爪鱼”。啥都想啊,啥都必需想到,于是,她又把钻研课堂的“钻劲”放到了当校长上。如果了解,你才会感叹,对比她的学校管理能力,“教学”原来只是她的冰山一角啊。    尽管是“八爪鱼”,她还坚守着课堂,就像她说的,“我是特级教师,什么时候也不能丢了课堂。”“主题”教学的研究一直研究着、与时俱进地超越着。这学期,她又领着大家研究《魅力》,原因是“文本太好了”,传递着关注儿童、捍卫童年、呵护童心的理念。中国的教育“儿童观”失缺,希望今天的儿童进入成人以后,仍像儿童一样思考,像儿童一样相信这个世界还有真善美,变成成人,也会是长大的儿童。   
  课堂上的窦老师,真的是“放下了”,用“三单”:“预学单”“共学单”“延学单”为载体,小组化学习为主要学习方式,让学生质疑,让学生充分地思考,真正把儿童放在课堂的正中央。  
  原来,童心的背后,是她对儿童的挚爱,对学校的真爱,对教育的笃爱!


四 


  为了这份“童心”,窦校“玩命”地工作。   
  前来附小学习的任何一批老师都被窦校的敬业精神感动,也有人劝她,“休息一会吧,注意身体!”   
  她笑呵呵地说,“鲁迅把喝咖啡的时间都用到写作上了,想做点事,能不付出代价吗?”   
  真的,窦校除了吃饭,甚至吃饭的时候都在想着学校的事。但她很幸福,就如她自己所说:“别人觉得我挺可怜的,但我不那么认为,我觉得我很幸福,因为我做着有意义的事儿。”   
  写到这,我想起蔡元培先生的一句话:“有的人做事是为了当官,有的人当官是为了做事。”窦校长显然是后者,谈起学校的故事,谈起附小的老师,谈起儿童,她的眼里常因动情而满含泪水。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着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窦校的心里,装着对教育的爱,盛满“童心"!

我们身边的“许三多”

我们身边的“许三多”


——梁营章老师的故事
 
王玲湘


  我常想,做教育是要有情怀的,尤其是小学教育。一个北师大研究生毕业的男老师,甘愿浸泡在小学里陪伴孩子,甘愿做琐碎的德育工作,不得不让人刮目相看。这个人,就是教育教学中心的德育负责人梁营章老师。
  梁老师的形象,总让我想起《士兵突击》中的许三多,神似!应了“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的老话:都从河南农村走出来,同样一脸的淳朴,同样拥有憨厚中透出的坚韧。可能是因为外表的面相和内在的博学,虽是80后,大家都亲切地称他“老梁”。
  老梁酷爱读书,工作再忙,也要读书。他的书桌上,书换得倍儿勤。有一阵子,我想跟着老梁读点理论的书,谁知他常常拿出纯英文本的,让我这个肚里搜索不出几个英语单词的语文老师羡慕嫉妒恨。一天晚上,我去看望一位朋友,老梁自告奋勇地驾着他的私车载我而去。毕竟是久未相见,寒暄问候,絮叨两句,突然想起老梁还在楼下等着,赶紧告辞。下楼后远远见一车灯亮着,我拽开车门,大喊“老梁,我来了!”。老梁正端着书小声地读着,也许是读到精彩处,头微微晃着,手也轻轻舞动,被我突如其来的“雷鸣”击得不轻,怔得一愣。他油门一踩,一言不发,居然也不问我是否见到了老朋友。扫了他读书的兴致,我自知理亏,不敢多言。
  老梁的读书总能“发酵”。每半月一次的中层学习会,老梁的脸上总是光彩夺目。结合学习主题,链接最近读书所获,深入浅出地结合工作案例与大家分享,成为会中的一个亮点。他的土理论很多,比如“以往的工作靠领导‘挑’出来,现在的工作要靠实力自己‘跳’出来”等等。洋理论也不少,当我们讨论木桶原理“桶装水的多少,取决于最短的一块板子”,团队里“一个都不掉队”的时候,他与我们分享“新木桶理论”——木板与木板之间的结合是否紧密很重要,如果木板与木板之间存在缝隙或缝隙很大,也无法装满水,所以 “一个人走得很快,一群人走得很远”,必须讲求团队间的合作与战斗力。当我们运用“新木桶原理”时,他又侃侃而谈起“斜木桶原理”,团队中的每个人都要学会把木桶“斜”一下,就是把你所具备而别人没有的的长处发挥到极致,而不是一味地去补“短板”。完成一项工作,他会不紧不慢地坐下来,“《纲领》中说,做,就是得到。实践出真知,我还要不断思考和实践”。什么叫学以致用?看看人家老梁吧。
  老梁肯担当,学校怎么安排,他从没有“不”字。张老师怀孕生宝宝,学生工作的一大摊活儿要由老梁一个人担着,这对老梁来说,太有挑战了。学校一开门,大大小小的事儿都与学生有着密切的关系。每周一的升旗仪式,主题是什么,该采取什么表现形式,开学初要有统筹安排,每一周还得跟着展示班级看稿、盯排练,直到满意为止。班主任如何培训、每一次班会怎么开,合唱节、科技节、体育节的活动、特殊学生的种子课程、博物馆日、清华风物游,合唱团到中央电视台录制,英超来学校交流,民乐团赴延安交流……大大小小的学生活动,老梁一路走过来了;形形色色的奖状奖杯,老梁也扛回来了!记得老梁带学生参加金帆艺术团赴靖边实践活动回校,一脸的疲惫和憔悴,像是又老了几岁。一问,才知道为了学生的安全,他两晚几乎无眠。吃苦耐劳,我又想起了许三多!
  干得多,即便努力再努力,工作中免不了出点纰漏。有挑剔的老班主任提出老梁没当过班主任,这话不知怎么就传到老梁耳中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纯爷们的样,我听了只是笑,用不着担心他出岔儿。第二天太阳升起的时候,他一定乐呵呵地跑进办公室,郑重其事地说:“王老师,下周的活动我们要商量商量……这个问题要从三方面去考虑……”昨天的小牢骚呢,早忘到九霄云外去了。“不抛弃,不放弃!”,这好像是许三多的台词,但分明是老梁执著坚韧的写照!
  这就是老梁,每天用平凡琐碎的学生工作,见证、记录并努力完善自己的教育人生。有人说许三多是一个符号,代表着“君子当自强不息”精神的回归,老梁就是教育领域中的“许三多”!  
                               


 

从“梅兰芳学艺”谈起

从“梅兰芳学艺”谈起


南昌市教育局教研室  王玲湘


  从教将近20年,一路走来,少不了坎坷。每当泄气、倦怠、失去信心的时候,总会想起梅兰芳学艺的故事。梅兰芳年轻的时候拜师学戏,师傅说他生着一双死鱼眼睛,灰暗、呆滞,根本不是学戏的材料,拒不收留。但天资的欠缺并没有使他灰心,反而促使他更加勤奋。他喂鸽子,每天仰望天空,双眼紧跟着飞翔的鸽子,穷追不舍;他养金鱼,每天俯视水底,双眼紧跟着遨游的金鱼,寻踪觅影。后来,梅兰芳的眼睛变得如一汪清澈的秋水,熠熠生辉,脉脉含情,终于成了著名的京剧大师……于是,天资愚钝的我总以梅兰芳学艺精神鞭策自己,不畏困难,不舍前行。
  从农村到城市,从中学到小学,从教学到教研,走过了令人难忘的四段路程:
  首先,“学进去”。1989年,我上饶师范毕业后分在农村中学。初为人师,中师学历与中学教学资历的落差,逼着我重新审视自己,寻找落差,参加自考。从鸟啭莺啼的早晨到蛙鸣如歌的深夜,从汉语言知识到外国文学……“生吞活剥”的学习,恶补了我的语文基础,增强了我的教材解读能力。
  接着,“用起来”。1992年,我调入县城小学。自以为有了手中“箭”,肆无忌惮地找到“靶子”放起来。上了几堂公开课,耳边有了溢美之词,便越发“初生牛犊不怕虎”,因此得到了许多锻炼机会。这段“胆大妄为”的经历,培养了我的课感。
  后来,“逼上去”。1995年,我调入南昌师范附属实验小学。师资雄厚的名校,再次把我抛到谷底。这期间,我先后参加了两个课题实验,课题实验让我感到理论的匮乏,因此我的案头除了各种各样的小学语文教学刊物外,又多了许多教育理论书籍。理论书上读到的,到课堂去实践;实践中感到的困惑,找理论来解决。逐渐地,我的课堂架设了一座理论与实践的桥梁,我的点滴实验思考开始在刊物上发表,参加省、市阅读教学竞赛也均获得一等奖。
  如今,“沉下来”。2001年,我调入南昌市教育局教研室。浸染在这个充满浓厚学术氛围的环境中,我对阅读教学有了更深刻的思考:“以语言为抓手,实现工具性与人文性的和谐共生”。经过深入调研和分析思考,我以为要在“言”中生“象”,显“象”入“境”是实现工具性与人文性统一的关键。以这种教学思考设计的《搭石》在全国大赛上获得了一等奖。此后,各地的巡讲,逐步形成“朴实大气、文言共生”的教学风格。
梅兰芳先生最终获得了许多具备学戏材料的人难以获取的艺术成就,靠的是超于常人的勤学苦练并持之以恒。我静思默想,自己取得一点点课堂教学的成绩,也归功于从来没有放弃过勤奋和执著。
  正如华罗庚先生所言:“勤能补拙是良训,一分辛苦一分才!”谁毋庸感叹基础差、底子薄。只要找准了奋斗的目标,付出了,就会有收获;磨练了,必然要成长;坚持了,一定能成功!
  仅以此自勉,并献给同行的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