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梅兰芳学艺”谈起

从“梅兰芳学艺”谈起


南昌市教育局教研室  王玲湘


  从教将近20年,一路走来,少不了坎坷。每当泄气、倦怠、失去信心的时候,总会想起梅兰芳学艺的故事。梅兰芳年轻的时候拜师学戏,师傅说他生着一双死鱼眼睛,灰暗、呆滞,根本不是学戏的材料,拒不收留。但天资的欠缺并没有使他灰心,反而促使他更加勤奋。他喂鸽子,每天仰望天空,双眼紧跟着飞翔的鸽子,穷追不舍;他养金鱼,每天俯视水底,双眼紧跟着遨游的金鱼,寻踪觅影。后来,梅兰芳的眼睛变得如一汪清澈的秋水,熠熠生辉,脉脉含情,终于成了著名的京剧大师……于是,天资愚钝的我总以梅兰芳学艺精神鞭策自己,不畏困难,不舍前行。
  从农村到城市,从中学到小学,从教学到教研,走过了令人难忘的四段路程:
  首先,“学进去”。1989年,我上饶师范毕业后分在农村中学。初为人师,中师学历与中学教学资历的落差,逼着我重新审视自己,寻找落差,参加自考。从鸟啭莺啼的早晨到蛙鸣如歌的深夜,从汉语言知识到外国文学……“生吞活剥”的学习,恶补了我的语文基础,增强了我的教材解读能力。
  接着,“用起来”。1992年,我调入县城小学。自以为有了手中“箭”,肆无忌惮地找到“靶子”放起来。上了几堂公开课,耳边有了溢美之词,便越发“初生牛犊不怕虎”,因此得到了许多锻炼机会。这段“胆大妄为”的经历,培养了我的课感。
  后来,“逼上去”。1995年,我调入南昌师范附属实验小学。师资雄厚的名校,再次把我抛到谷底。这期间,我先后参加了两个课题实验,课题实验让我感到理论的匮乏,因此我的案头除了各种各样的小学语文教学刊物外,又多了许多教育理论书籍。理论书上读到的,到课堂去实践;实践中感到的困惑,找理论来解决。逐渐地,我的课堂架设了一座理论与实践的桥梁,我的点滴实验思考开始在刊物上发表,参加省、市阅读教学竞赛也均获得一等奖。
  如今,“沉下来”。2001年,我调入南昌市教育局教研室。浸染在这个充满浓厚学术氛围的环境中,我对阅读教学有了更深刻的思考:“以语言为抓手,实现工具性与人文性的和谐共生”。经过深入调研和分析思考,我以为要在“言”中生“象”,显“象”入“境”是实现工具性与人文性统一的关键。以这种教学思考设计的《搭石》在全国大赛上获得了一等奖。此后,各地的巡讲,逐步形成“朴实大气、文言共生”的教学风格。
梅兰芳先生最终获得了许多具备学戏材料的人难以获取的艺术成就,靠的是超于常人的勤学苦练并持之以恒。我静思默想,自己取得一点点课堂教学的成绩,也归功于从来没有放弃过勤奋和执著。
  正如华罗庚先生所言:“勤能补拙是良训,一分辛苦一分才!”谁毋庸感叹基础差、底子薄。只要找准了奋斗的目标,付出了,就会有收获;磨练了,必然要成长;坚持了,一定能成功!
  仅以此自勉,并献给同行的朋友们。

《从“梅兰芳学艺”谈起》有8个想法

发表评论